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路幽静的博客

晚霞希澈 渔舟唱晚 以文会友 以诚相见 诚者请进 非诚勿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烛赋  

2012-11-07 18:05:17|  分类: 幽静静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山路幽静《(原创)随行的思念》
    
     舞会一隅,独倚紫藤茶几,为自己斟满一杯红酒,将目光聚焦玻璃烛台,定睛静观身着红袍的蜡烛,在浅水中轻轻摇曳,一团团烛光徐徐升起,散开,朦胧,迷幻,耳边响起经典华尔兹音乐,舞池内,一对对舞伴欣然起舞,舞姿翩翩,舞裙飞扬,一丝醉意袭来,双眼变得迷离婆娑,魂不再附身,游离在舞厅上方,久久盘旋迂回......

   小时候,僻静的小镇尚未通电,家里用来照明的是煤油灯或者蜡烛,夜晚总被黑色笼罩,了无生趣,在煤油灯下写完作业,便早早上床安睡。半夜醒来,总能看见姥姥倚在床头,缝补那些破衣烂衫,无法理解姥姥为何总是挑灯劳作,说上一句:姥姥快睡,便又进入新的梦乡。后来,镇上架起电线,家里便有了明亮,于是,煤油灯,小蜡烛淘汰出局,被收编入袋,束置高阁。

   原以为蜡烛将成为曾经的陪伴,生活的历史,一去不再,芳踪难寻,诸不知,城市也偶会停电,需用蜡烛应急,于是,有关蜡烛的故事,就这样生生不息,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调侃的内容之一。

   蜡烛,无华,无貌,木讷,寡言。不起眼的甚小微粒,不经传的无名小卒,不及耳的地壳之音,却积蓄着平凡而不可藐视的力量,它在黑暗中燃起,在光面时熄灭,虽微不足道,遣倦在被遗忘的角落,虽失宠失爱,打入冷宫孤陋寡闻,但它依然不气不馁,坚守孤独;

     蜡烛,低微,弱小,普通,平淡。很少被人想起、谈及,更少见文人墨客为之倾笔。蜡烛早已习惯被冷落的境遇,默默忍受,不与百花争艳,不与百鸟争鸣,任从调遣,时而身着红袍登上烛台,笑迎幸福佳偶;时而披红挂彩成为生日蜡烛,送上甜蜜的祝福;时而以白烛身份,默送西去的灵魂升天。蜡烛的一生极为短暂,它的生命从一支羊角辫开始,转眼间,火苗吞噬了羊角辫,继而熔化它的躯体,珠泪般的蜡珠跌落,凝固,蜡烛便耗尽毕生精力,终成灰凝立;

   蜡烛,神圣,光明,内敛,淡定。它燃烧自己,照亮他人;它乐于奉献,不求回报;它无怨无悔,安于使命。它用弱小的身躯忍辱负重,它用纯朴的清晖照亮我们心房,它用尘埃微薄之光挑战夜晚的黑暗,它的短暂的生命瞬间诠释生命精髓,它用淡定的视角静观落花流逝,它用沉默寡言固守内心的那份静谧。

   秉烛夜谈,是一种静美,静娴,情趣,情调,约上一两个知己,沏上一壶菊花茶,加点冰糖,慢慢用勺子将冰糖搅匀,抿一小口,一股暖流缓缓舒展,在温柔的烛光下,小声细语,由烛光开题,漫无边际随由话题久远:静寂的小镇、静默的小村、淅沥的小雨、古朴的小船、古老的小巷、古典的小曲.....这一刻,烛光融化、净化,心不知不觉中变淡,趋于恬静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4)| 评论(23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